借錢投資或買房要謹慎

陳振康回憶18歲的時候,一家9口住在紅磡唐樓。有一天全部家人一起食飯,陳想起身添飯,幾乎撞跌背後的外甥,因有感而發:「將來我會買一層樓。」可能當時他說「會買」而不是「想買」,陳的大家姐聽到後「噗」的一聲笑了起來。多年後他果然買了一層單位給父母居住,為外甥的單位付首期。

陳在年輕時,一名女同事對她說退休時要有三層單位:「第一個單位用作自住;第二個收租,維持基本生活;第三個都是收租,收到的租金可以用來旅行、養車、養狗……所有生活享受都靠它。」陳覺得很有道理,更決定在1996年開始行動。

陳當時已經「上了車」,住在紅磡一個自置物業。雖然還要供款十幾年的銀行按揭,但在這個「三個單位退休計劃」中,可算是完成了第一個目標,還有兩個,便繼續想辦法。

買樓炒孖展 慘遇金融風暴

到了1996年年底,陳留意到黃埔花園    一個556呎的「筍盤」,業主開價240萬,他還價235萬,對方竟然肯賣,當時樓市炒得火熱,業主沒有封盤反價已是幸運,陳心想「唔買就執輸」,當晚隨即落了「細訂」,翌日到銀行做了一份專業人士透支計劃作首期,餘額以按揭借貸款,分20年供款。

幾個月後,樓價繼續飈升,帳面計算他第二個單位賺了幾十萬,心中暗喜,覺得自己做了一個「英明決定」。每天下班後,陳便去睇樓,最後留意到另一個黃埔花園923呎的大單位,以615萬元成交,雖然價錢較高,但以當時樓價計算實在是「物有所值」。他用第一個物業加按做首期,餘額做按揭,然後把物業租給一個韓國    商人,租金補貼部分供樓費用。

當時「銀行水浸」,借錢易如反掌,買樓之外,他還借「孖展」買股票。買樓升值加上股票賺錢,真是左右逢源,之後他遇上現時的老闆,獲聘為公司任財務總監,年薪接近七位數字。

陳的新工作上任日期是1997年7月,之後亞洲金融風暴令香港樓價「插水式」下跌,滿街都是負資產人士,而陳手上的股票也損失慘重。

屋漏兼逢連夜雨,那個韓國租客突然回國,離開前沒有退租,害得陳苦等三個月,既收不到租金,又找不到人,最後還要花律師費,找法庭人員去「破門」收樓,人去樓空,欲哭無淚。

陳當時三個單位欠下銀行800多萬元。那時利息高,每月供款近10萬元。韓籍租客「搬走」後,找不到新租客,少了租金收入,每月薪金還不夠供樓。那時他本想賣出黃埔花園的大單位,但樓價實在太低,最後決定放棄第一個單位,自己則搬到那大單位居住。

銀行借錢的承諾

匯源果汁發通告指,正與債權銀行商討,希望獲豁免遵守早前借貸款中的財務承諾。匯源今早恢復交易,股價曾跌百分之四,低見5.35元,之後喘定,報5.54元,跌0.04元,跌不足百分之一。

匯源果汁因財務指標超出原先向銀行借錢時的承諾,兩筆分別為二億五千萬和五千六百萬美元的長期銀團借貸款,在今年六月已被重新分類為流動負債,管理層已開始與銀行就違反有關財務承諾洽商豁免,如獲豁免,有關貸款將於年底重新歸類為長期負債。

匯源建議向二億五千萬美元的放款銀行,支付未償還本金額百分之零點五的款項,作為豁免的代價。公司又建議修改財務承諾,將負債比率的上限,由零點六五倍,增加至零點七倍,而負債對除息稅、攤銷及折舊前盈利(EBITDA)比率上限,由五倍增加至七點七五倍。另外,EBITDA對綜合利息開支比例,不低於四點五倍。

主席朱新禮強調,公司財務穩健,即使貸款銀行在明年六月底前要求公司即時償還借貸款,公司亦有能力償還或安排再融資

歐元國家要借錢不成問題

歐元區債信危機即將進入關鍵時期!德、法、西、葡、愛爾蘭與歐元區其他國家,為提振經濟,未來三個月將在資本市場大舉發債,分析師警告說,體質較弱的國家可能面臨籌資不足的窘境。

英國金融時報引述ING Financial Markets的預估指出,整個歐元區9月將發行大約800億歐元(1,030億美元)的新債,幾乎是8月舉債金額430億歐元的兩倍。

以8月籌資35億歐元的西班牙為例,ING FM預估該國9月的舉債金額將倍增至70億歐元;德、法兩國在9到11月間的每月發債金額,可能分別超過170億歐元。

一般認為,西班牙、葡萄牙、愛爾蘭等「歐元區周邊國家」,最可能令投資人退避三舍,因為市場對這些國家的經濟與銀行體質的疑慮並未消除。但目前不用擔心希臘,因為該國未來兩年的資金缺口已由緊急借貸款填補。

ING FM已開發市場利率策略長賈維(Padhraic Garvey)表示:「我們正進入非常時期,因某個國家無法順利籌措所需資金機率提高了。特別是西、葡、愛等國家,投資人是否願意長期持有或購買這些國家的債券呢?我還是認為投資人不願『錢進』這些邊陲地區。」

分析師認為,許多投資人在暑假期間暫緩決定投資組合,但放完長假本周陸續歸隊後,將增加這些市場的波動。

全球經濟前景惡化,投資人未來幾周可能開始賣出周邊國家的債券,儘管美國上周的部分經濟數據優於預期,但全球陷入二次衰退的疑慮已加深。

不過,也有分析師認為,這些國家要借錢不成問題,西班牙和愛爾蘭已籌到今年所需的多數資金。

然而,周邊國家的政府公債殖利率可能面臨更大的壓力,而與歐元區龍頭德國公債的殖利率利差也可能擴大。例如愛爾蘭與德國公債的利差上周就攀升至356個基本點的新高。

分析師說,一旦出現二次衰退,對西、葡、愛等國的衝擊將格外嚴重。

青年學生借錢貸款讀書

青年學生借貸讀書,畢業後工作薪水又僅夠生活及還學貸,成為「窮忙族」。台灣綠黨多名台北市議員參選人今日呼籲政府研議放寬學貸還款年限及免還款條件。

將投入年底台北市議員選舉的台灣綠黨召集人潘翰聲、綠黨政策部主任李盈萱及宋佳倫,今天與10幾位支持者到主辦台北市各校學貸的台北富邦銀行青島西路分行前召開記者會,做了以上表示。

根據教育部統計處資料,全台就學貸款人數早在2008年就已經超過80萬。內政部近來公佈的數據也顯示,不穩定、低薪和高風險的非典型就業是75%貧窮家庭的成因。學貸猖狂、派遣氾濫所導致產生的窮忙族,在35歲以前一定得做的事,幾乎都是還債。

各大專院校將於9月中開學,今天是許多學校繳交學費、申辦學貸的最後期限。今天上午, 3名年輕女性「窮忙族」現身說法,強調自己背負學貸的窘境。

即將進入東吳大學研究所人權學程的綠黨政策部主任李盈萱表示,現在大量中產階級淪為近貧階級,不少人都需要負債借錢才負擔得起高等教育,以自己大學學貸60萬元,加上兩個妹妹的學貸,全家的負債已經超過百萬元!

而宋佳倫的母親是原籍印尼的新移民,現年27歲的她表示,17歲就到台北工作,以半工半讀加學生貸款方式完成高中、二專學業,目前還在攻讀輔大研究所,但二專畢業後,每月薪水僅從2萬元成長到2萬4000元,她才發現,如果目前社會結構沒有改變,青年的未來將沒有希望。因此,她也打算參選台北市議員,正爭取綠黨提名中。

身著膚色比基尼的宋佳倫,在肝臟上標價,控訴政府帶頭使用大量派遣勞工,導致青年落入貧窮臨界點,為了要儘快還清積欠的房租與學貸,不得已只好「賣身賣肝」,從事薪資稍高卻要面臨性騷擾風險的酒促工作。

剛考取博士班的周穎君,每個月所要償付的學貸約8千元,面對滿街起薪22K的工作,扣掉台北市標準的基本生活費1.4萬,剩下的錢幾乎全數要用來償還學貸,正陷入「先就業還是繼續學業」的長考中。周穎君擔憂地表示,未來八年都要還債,若自己想在黃金生育年齡前還完款,或許只能「賣子宮」當代理孕母,才能一圓生孩子的夢了。

10年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一畢業就背負沈重債務,進入職場後就只能是為了還債而勞碌。台灣綠黨呼籲,除了正視青年困境,參考國外學貸案例,延長還款年限到20年,若屆時仍無法完全償還,國家應負起償還責任。另外,也要求降低私立大學學費,期盼民眾支持將貧窮青年送進台北市議會,為「窮忙族」發聲!

歐洲銀行借錢壓力不大

歐洲央行周三宣布,向銀行所發放的三個月期貸款僅為1319億歐元(1614億美元),較市場預期低,反映出歐洲銀行的資金壓力並未如估計般大。市場早前憂慮,歐洲央行發放的一年期貸款今天期滿,銀行的資金壓力將會大增。

銀行今天需要向歐央行償還4420億歐元的貸款,是該行歷來借錢給銀行最大筆的資金,主要用作協助銀行抵禦歐洲的金融風暴。經濟分析員認為,周三公布的三個月期貸款金額,可以了解到銀行是否面對巨大的資金壓力,結果,歐央行周三宣布,銀行所要求的三個月貸款,金額僅為1319億歐元,比市場估計2100億歐元要少。

今次銀行所要求的貸款金額預期少,足可以令市場暫時紓緩對於銀行融資壓力的憂慮。分析員曾警告說,假如銀行對於三個月期貸款的需求很高,便是對銀行融資困難響起警報。

歐元強烈反彈

阿姆斯特丹富通銀行的首席歐洲經濟師Nick Kounis表示,銀行對於資金的需求出奇地低,明顯地比市場所預期的少,反映出雖然銀行的確有資金壓力,但比起多數人所估計的少。歐央行公布最新的借貸金額後,道指期貨回升,歐元亦強烈反彈。

歐央行在昨日宣布,共有171家銀行申請了三個月期的貸款,利率為1厘,而歐洲銀行目前亦可以在市場上相互借貸,利息約為0.76厘。不過,自從歐洲爆發債務危機,令市場憂慮一些歐元區政府將難以為其債務再度進行融資後,當地銀行已不願借錢給同行。而在雷曼爆煲引發全球金融風暴後,歐央行向銀行提供大量低成本資金,雖然歐央行於今天起暫停發放一年期的貸款,但是,歐債危機揮之不去,迫使該行要延長其他非正標準的救市措施,並需買入歐元區高負債國家的債券。同時,歐央行仍然向銀行提供無限額的、時期最高為半年的貸款,以助銀行應急之用。

終止一年期貸款是歐央行長時期退市的一部分措施,而歐央行亦已作出高度的戒備,慎防歐洲銀行再度出現信貸短缺的情況。

受到銀行資金壓力未遇預期般高的消息刺激,歐洲銀行股回升,帶動歐洲整體股市反彈,而歐元亦一度升0.78%,高見1.2303美元的水平。不過,德國商業銀行的分析員認為,今天的消息可能會令短期利息抽高,理由是銀行體系內的多餘資金已經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