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健保不能靠借錢

健保費調漲的說法,已經沸沸揚揚了好一段時間,一直到最近都還沒有真正定案。由此可知,此一政策不僅關係到健保的生存發展,也關係到選票的計算得失。日前行政院長吳敦義在聽取衛生署有關健保調整方案時表示,「讓有錢人多繳一些健保費,比較符合社會公義」,我們認為這是一個正確的觀念。我們更要強調,沒有正義觀念,就不會有健全的健保。

當年政府為什麼要推動全民健保?就是因為全國有七百多萬人沒有醫療保險的保障,這些人大多是老人、小孩、婦女、以及弱勢者,這些人如果一生大病,不是拖垮一個家庭,就是無依等死,再來就是借錢冶療。因此,全民健保的背後就是社會正義的概念。

美國許多自由主義派學者都主張政府推動全民健保,因為美國也有許多弱勢民眾在面臨龐大的醫療經費時,幾乎是無能為力。歐巴馬總統想推動健保改革,也是基於社會正義的心理,但美國有強烈的保守觀念,對政府介入健保有強烈的敵意,因此歷任民主黨總統不是不敢輕舉妄動,就是鎩羽而歸。現在的歐巴馬也同樣陷入困境之中。相對的,美國北邊的加拿大以及歐洲許多國家,都有類似全民健保的制度。

不過,全民健保的實施不只要靠社會正義的觀念,全民健保的維持以及保費的調整,也是要靠社會正義的觀念。這個社會正義的觀念,很簡單,就像吳院長所說,能者要多付一些。不論是在歐洲或加拿大,像這樣的觀念非常普遍。曾靠導演「九一一」而成名的導演麥可摩爾在二00七製作了另一部紀錄片「Sicko」,片中除了強烈批判美國保險制度沒有人性外,也訪問了許多歐洲及加拿大人,讓我們見證了這些國家人民「能者多付」的正義觀念。

當今健保的問題,主要在兩方面,一是支出不斷增加,一是收入因薪水凍漲而無法增加,因此財務不斷惡化,目前的赤字已近千億元,長此以往,僅償還借款本金及利息,就足以讓中央健保局破產倒閉。。支出不斷增加,除了成本的原因之外,也包括了各種報端上常見的弊端。除了儘量解決這些弊端之外,增加收入是不得不的選擇。

增加收入,不能靠政府稅收,也不能靠借錢,還是應由保費來調整。不論二代健保是否成功,但在二代健保之前,我們支持政府基於社會正義的原則,調漲費率。首先,調漲費率,如吳院長所言,是以較高所得者為調漲對象,才不致於影響到所得較低者。其次,政府也應設法改善一些不合理的現象,例如目前沒有工作或失業者與高收入的自由業者(名模、影歌星等)同樣都繳659元的保費。又如健保局開放企業內部調動、隨行團聚與投資管理身分來台人士,都以第6類第2目加保,政府還支付40%的保費,未來兩岸來往人數增加之後,這些中國受雇者及其隨行團聚人士不應再以「無工作者」身分投保。

一個富有社會正義的社會才是進步的社會,而全民健保是社會正義的一個重要指標。為了全民健保的永續經營,也為了社會的正義與和諧,我們要特別呼籲社會中的高所得者支持政府的政策。